主页 > C生活节 >【头家开讲】《五亿探长雷诺传》翻版赌场浪子造纸翻身

【头家开讲】《五亿探长雷诺传》翻版赌场浪子造纸翻身

【头家开讲】《五亿探长雷诺传》翻版赌场浪子造纸翻身

休闲衬衫配着牛仔裤,一身轻便穿着的新丰国际开发总经理吴新,例行每日的巡厂工作,震耳的自动化机台,正在生产销往美国、提供给顶级五星饭店专用的面纸,2捆一吨重的原纸,以秒速裁切成长条状送出,作业员两两一组,以合作方式,将2百张白色面纸与8张的淡橘色面纸接合而成一落,再放回生产线裁切装盒。

专门提供给顶级五星级饭店的面 纸,最后8张颜色不同,需要2人 一组,以人工方式才能完成。

吴新解释说:「最后八张橘色面纸,是方便饭店清洁人员知道面纸将用尽,以更换新的。」而这个底部换色的功夫,当初让所有代工大厂都伤透脑筋,却被他破解,「最后八张不能用喷墨上色、面纸湿掉会发霉,机器行不通。我想到以前赌博时,台湾地下赌场,桌子很大张,必须一个人负责发牌、一个负责算钱,就将最后一道製程改用双人组合。」

「我头髮以前很长、很多,就是想这个才变少的。」吴新不避讳谈起自己曾为赌徒的过往,每说起一段过往,就会夹杂一、二句似假似真的玩笑话,弄得我们都要追问:「真的、假的?」他很调皮的回答:「当然是假的,我爸爸头髮也秃了,但我跟你们说的内容有95%是真的。」另外那5%,应该是他过度渲染,但在笑声中,很快拉近了初见距离。

新丰除了自创脸舒品 牌,也替永丰余代工五月花等知名品牌。

国内生产民生用纸的大厂如永丰余等机台较大,多生产量大的一般规格用纸,新丰的机台属于中小型,专门生产特殊品,如代工五月花的加长型卫生纸、顶好自有品牌加量卫生纸、加油站的盒装面纸等,也自创喜诺奇、黄色小鸭(Yellow Duck)等用纸在网路上销售,年营业额达5亿元。

吴新是在37岁那年才开始製作卫生纸,在此之前,他是人民保母,1987年进入警界,「当警察除了正常工作外,就是找人泡茶、聊天、喝酒、赌博,那个时候还没有狗仔,要被检举也没有这幺容易,生活愈来愈糜烂。」

「让你赢就是失败的开始」,尝过几次赢钱甜头的吴新,当警察没几年就开始沉迷赌博,并专赌输赢快速的推筒子,「曾经一晚就输光了一般警察20年的薪水,欠下几百万元的赌债。」

妻子离开时,吴新的2名子女仍年幼,跟着他过了几年三餐不继的苦日子。(吴新提供)

执迷不悔的吴新不甘心,标会筹赌金,但一年内又欠下千万元债务,还上演电影《五亿探长雷诺传》刘德华演出桥段,「有次输光了!就把警枪掏出来放在赌桌上当赌金,庄家当然不敢收,把那天输的30万元还给我、赶我出去。」

1998年,吴新甚至辞去警察工作,因为「专心赌才能比较快翻身」。另一半也心碎离去,留下年幼的一儿一女给他,「趁着孩子睡觉时,还是会去公园赌」,直到隔年,他的父亲过世,「我听到人家笑我们家道中落,才决心回到故乡云林重新开始。」

吴新出生在云林四湖,祖父时就开始经营杂货店,他从小帮忙顾店,看着母亲经常让人赊帐、把有裂痕的蛋分送给邻居,让他也养成心软、不忍看到别人受苦的性格,「我赌博赢钱,看到别人输到没钱,就算不认识的人,也会10万、20万元的借给别人当赌本。」

他回家乡靠卖餐厅免洗餐具、餐纸为生,「我开发财车到麦寮六轻,向KTV、餐厅兜售,每个月原本可净赚5万元,却只剩2万元。因为看到商家没生意,我乾脆开一桌捧场,三万元就这样不见了!」当时自己跟孩子都吃不饱,还拿钱去贴别人生意,吴新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笑出来。

因为广结善缘,让吴新一直有贵人扶持,他因卖免洗餐具接触到纸业,观察到当时加油站流行送卫生纸,以全国加油站为例,每月编列预算就有3千万元,纸业盘商通报他有一台中古面纸机要卖,「我以为面纸会像子弹一样,从机器里一直打出来,心想一盒只要赚一元,一个月就有几十万元,窃喜这应该有市场喔!」

新丰只向永丰余採购原纸,1捆 原纸重达500公斤,每月原纸用量多达700至800吨。

2000年,身无分文的吴新,厚着脸皮跟前妻借了50万元买下机器,成立了新丰国际开发,卖免洗碗时期结识的龙井加油站老闆,也承诺每月向新丰下订20万盒面纸。天真的他,以为就此要发达了,殊不知隔行如隔山,「因为不懂调机器,刚开始生产的面纸完全不会断,就像晒在绳子上的万国旗。」吴新请了原纸供应商永丰余的技师协助,重新调整刀距位置才解决问题。

吴新知道不能再失败,创业初期遇到机器卡住,为了赶货,他在修理时,手与扳手竟一块卡在齿轮里,员工原打算找救难协会将机器切开,却被他制止,「我叫他们直接找外科医生来,把我手剁掉没关係,因为机器不能破坏。」最后靠着2支千斤顶,才把扳手和吴新的手指与机器分离,他的手也因为扳手保护而没有受伤。

新丰是国内少数取得CNS认证卫生纸工厂,也设有实验室。图为品保人员测试卫生纸拉力。

新丰成立前2年,以替加油站代工卫生纸为主,年营业额仅百万元,2003年,永丰余找上新丰代工,成为营业额上冲的关键。

「永丰余的品保特别严格,他们是大厂,品质绝不容许出包,要我们买品保的机器。」为符合永丰余的标準,吴新咬牙採购百万元检测仪器,也是国内五十家卫生纸工厂中,少数取得CNS(中华民国国家标準)认证的纸厂。

最近有缅甸台商请他製造卫生纸,他没有问量就开始设计打样,「我不放弃每一次机会,不论订货数量、金额大小,因为谁也不知眼前的小客户,往后也许就变成大客户。」吴新举好市多为例,早期代工量一个月仅有5千箱,现在特卖时一个月有五万箱。

吴新经营事业,仍可看到一些江湖义气,他感恩永丰余十多年的支持,遇到其他原纸厂以每公斤便宜2元的价格,向新丰推销,每月可减少40万元成本,但他不为所动,「我从不脚踏两条船」。

2010年,印尼大厂金光集团(APP)强势进入台湾民生用纸市场,大打价格战,末端售价比永丰余低5到10%,代工利润减少8成,吴新开始开发自有品牌,他把品牌取名自己最喜欢的桧木日语音译「喜诺奇(Hinoki)」。3年前,黄色小鸭在基隆港展览掀起旋风,脑筋动得快的他,又以「Yellow Duck」注册商标。

新丰生产品项多,会帮加油站等客製化赠品,负责厂务的长子吴骏邑(左)与新丰副总经理蔡璟辉(右),是吴新(中)得力左右手。

「曾有同业花大钱打造秋枫卫生纸品牌,最后没有成功还落得卖掉工厂。」有前车之鉴,吴新选择不需额外花钱打广告的网路通路销售自创品牌,以「生活市集」为例,包装可爱的Yellow Duck面纸,上架2个月已卖出3万包,成为该网站最畅销商品之一。

吴新力图振作后,与前妻(前右)破镜重圆,一双儿女也加入公司团队。 (吴新提供)

如今与前妻破镜重圆、一双儿女也加入公司阵容,儿子吴骏邑负责工厂运作,女儿吴于文担任会计。赌海回头,吴新形容自己的人生是:「成也赌博、败也赌博,要是没有赌,也不会自己创业。」当年他的父亲曾提醒他是否遭人设局,吴新说:「若不赌,谁都没办法给你设局。」